共找到关于“心动”的秘密 13 条
前几天同学聚会,一个男同学,以前关系不好不坏,只感觉他有点冷,结果喝酒后,他告诉我,从初中一直喜欢我到现在,20多年了,他的人生大起大落,我的人生平平稳稳,面对他的表白,我有点小激动,应该是对他多少有点好感,但是即便婚姻不顺,换了他,又会好多少呢?
第二次见面,他说,本来平静的心,因为表白而激动不已,时刻迫不及待想见我,要等我,即便等到白发苍苍。有点让人心动,但是终于按捺住自己,知道所有激情过后,都是平静琐碎中的煎熬,跟现任的问题,不独是谁的过错,不善经营的问题,不会有根本改变。
让自己忘却吧。
心动 
当我知道自己还可以热泪盈眶,还可以心潮澎湃的时候,我内心不由小窃喜起来,这个感觉像是做贼一样,好像这感觉是哪里偷来的,我们毕竟做不到完全坦诚地面对外界,可是久而久之竟然也已经忘记了自己。。。

午睡醒来,突然在文献中猛然想起自己曾又hadacrushon的一个人

很有才华,很有趣,性格也貌似温和,很可爱的样子。有种一见钟情的错觉。去年见面一次,是在论坛panel上遇到的,会后还非常暧昧地约人家大晚上喝咖啡,喝完咖啡约喝酒。幸好他说和父母住要早点回家了。哈哈哈(哈哈哈),回想一下我真是脑子有病。喝咖啡聊学术,其实那会刚开完题的心情是很焦虑的。东拉西扯了一大堆学术八卦,后来发现他发表的文章也会充满热情地去读,振臂高呼,真棒啊。不到一个月第二次又撞上了,第二次是我的宣讲。之前微信上偶然分享了一下信息,可惜多个会议时间撞上,也幸好他没有来听。请了小姐妹来玩,在夜晚的校园里撞上他了。突然非常尴尬,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匆匆分开。回想起来还是自己太稚嫩。如果是现在的我,应该会大大方方地做个朋友,聊开心的话题,直抒胸臆地表达欣赏和快乐。也不错啦。有回忆总是快乐的事

嘿你知道吗?我在想你,我超级超级想去找你,却不知道该以何种身份,我还想找你聊天啊,只是怕你木有时间!
  秦凌霜已经知道这边的情况,她与慕行秋正以神游的方式联系。

    这不是一次特意安排的交谈,慕行秋此前专注于祖师(于祖师)塔,手掌挪开之后,感受力自然而然转向其它地方,在风中、在寒冷的空气中,他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法术,像是无意间坠落的枯叶,像是至亲之人的目光,无意扫来,却满含有意的关切。

    在察觉到法术的一瞬间,慕行秋就认出它的来历,法术迅速后退,他的感受力也化成法术迅速跟上。在断流城中心的上空,她的法术停住了,带着一丝指责迎接追赶者。

    慕烈找到一柄铁锨,扛在肩上,正要进院子挖洞,突然感到奇怪,正是隆冬季节,这个冬天比往年还要更冷一些,他却觉得有一阵柔风拂过,比身上的皮袄更令人舒服。

    他四处张望,并未发现异常,没过多久,柔风再度拂过,他抬头望去,只见碧空如洗,几缕白云似乎静止不动。

    不知过去多久,一个声音问:“小子,你在看什么?你能看到什么?”

    “嘘。”慕烈不用回头就知道说话者是谁,“有东西在空中来回飘荡,有时会落在地面来。”

    “是你眼花了吧。”殷不沉撇嘴摇头,还是抬头望去,看了一会,正要开口嘲笑,突然浑身一激灵,一下子跳起三四丈高,他身后的那群地猴子跳得更高,毛发从盔甲的缝隙里露出来,根根直立。

    “这是……这是……”殷不沉落地之后矮下去半截。

    “我猜是有两只隐形的大鸟在空中飞舞,没准是传说中的凤凰。它们扇起的风都是暖的。”慕烈稍稍眯起眼睛,“有时候我觉得好像能看到鸟的形状。”

    “那你真是眼花了。”殷不沉直起身子,整整长袍,“哪来的鸟?这是……”他压低声音。“秦道士(秦道士)和道尊在玩游戏哪。”

    “游戏?什么游戏?”慕烈惊讶地问。

    “嘿嘿,别问我,你太年轻,我不能把你教坏,而且你是肉眼凡胎。有些事情不是用眼睛看到的,你明白不了。”

    慕烈也不追问,过了一会说:“他们两个这么厉害,法术不可思议,为什么不是很快乐呢?”

    “你能感觉到他们不快乐?”殷不沉吃了一惊。

    “其实是……我不快乐。”慕烈收回目光,脸上的神情十分困惑,“不对,这也不能算做不快乐,因为我一点也不觉得心痛,也不想失去这种感觉。可它肯定不是快乐,我不想大笑,只想站在这里不动,希望一切不变。”

    殷不沉哈哈大笑,“凡人真是脆弱,人家只是用法术聊聊天,你就被连累到了。告诉你,情发心动,非有至坚之心动不得至性之情,他们两个的情。就算是搭个边,你也承受不住。”

    殷不沉迈步要走,抬起脚又落回原处,“嘿。这小子要是出事,道尊肯定算在我头上,谁让他们都姓慕呢?唉,再了不起的人也摆脱不掉裙带关系,除了我那个死去的父王。”

    殷不沉摇头,哀叹自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走到慕烈身边,抬手一巴掌拍在他额头上,慕烈一个趔趄,急忙稳住身形,正要发怒,忽然发现心中那种挥之不去的纠结情感消失了,如梦初醒,这才知道对方救了自己。

    地猴子拥上来,每只都在慕烈身上拍一下,然后追赶殷不沉。

    “谢谢!”慕烈大声说。

想起你,脸上还是会微笑

昨天朋友圈里,小学同学发他们高中聚会的照片,又看到了伟,比以前胖了一些,相貌倒是没有多大的改变。现在的他应该已经不太记得我了吧,可是高一的往事却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高一的时候,伟坐在我后面,最后一排,个子高高的,穿着很朴素,脸上白白净(白白净)净,眼睛大大的,总喜欢穿运动套装。他是从小地方考来我们这里的,所以住宿在学校里。

我们所在的重点高中,高一虽然功课还没那么忙,但是已经有些难度了。我的文科很好,伟的理科很好特别是化学,所以下了课我经常转过头去跟伟讨论题目,渐渐地我淡淡地喜欢上了他。我不知道他那时的想法,但是每次上课趁着旁边同学回答问题我回过头去时,他也会腼腆地冲我一笑。他笑得很斯文,很纯净,很暖,有一种说不明白的情结在我心底里萌芽。

我们坐的最后两排,其实是班里最八卦的男生们所在的位置,比如我们对面的青,他旁边的杰,所以没过多久这几只大嗓门就开始抓住我俩头凑在一起讨论的瞬间,在全班放话说伟喜欢我。杰是伟的寝室室友,干脆造谣说伟在睡梦中会喊我的名字。这么折腾了一两个星期后,我和伟的关系变得很尴尬,只要我稍一回头想找伟讨论问题,后面的大嗓门们就会暗搓搓地嘻笑不停指指点点,伟是个很腼腆的男生,脸顿时涨得通红。

于是,我们之间的交流变少了,甚至在走廊里碰到也不太敢打招呼了,我心里想着怎么才能改善我和伟之间的关系。高一的下半学期过得很快,五月份的时候传来消息说学校决定把我们这一届作为试点,从高二就文理分班。

我必然是进文科班,因为我的物理和化学都是学渣水平,而伟必然是进化学理科班,他是化学老师的得意门生,全班全军覆没的化学试卷,他照样可以拿满分。

心里好惆怅,没想到和伟做前后桌一年就要分开。课间趴着睡的时候,我会从手臂的缝隙里朝下看,看到伟大大的脚穿着大大的球鞋,在我椅子后面的地砖上轻轻地拍着。我偷偷地哭了,我想说,男孩,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以前伟曾经说过喜欢我写的字,于是有一天中午我特地留了下来,等班里同学都走完之后,把写满我的字的报纸塞到了伟的抽屉里。到了下午,我偷偷观察他的表情,明显伟有些手足无措,他当然以为是那些八卦的同学们把我的东西藏在他抽屉里的,以前他们就这么干过。但是他应该不打算还给我,因为当我假装问同桌“咦你看见我早上写字的那张报纸了吗”时,他倒吸了一口气。

高一结束后我们果然被分开了,之后的两年,我们各自在自己的班里,交新的朋友,结新的八卦。伟并不像我这样是个社团活动的积极分子,所以之后我们完全没有交集,只是在走道上相遇上,仍然会尴尬地低下头,我们变得越来越陌生,虽然高一时(高一时)的那些小心动,依然留在我的心中。

高考后,我们虽然都还在上海,不过学霸伟去了交大,我进了另一所普通本科。我再也没有过伟的消息,直到数年后开心网盛行时,加了他,得知他和他的高中化学班同班女生结了婚,而我也早已找到我的另一半。

翻看着朋友圈的照片,高一时候的这段小插曲,那么清晰那么生动地又被扯起,那是我曾经心动的时节里美好的回忆。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想我会拾起勇气,大胆地面对同学的流言蜚语,继续和伟做好朋友,在分班后的相遇,我会大大方方地跟伟SAYHI,而不是为了自己所谓的“清白”扭过头去。

在青涩的年代里,我们懵懵懂懂,却并不知道如何洒脱地面对自己的心动。虽不谈错过,而时光已不能重来。

心动 

想起你,脸上还是会微笑

昨天朋友圈里,小学同学发他们高中聚会的照片,又看到了伟,比以前胖了一些,相貌倒是没有多大的改变。现在的他应该已经不太记得我了吧,可是高一的往事却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高一的时候,伟坐在我后面,最后一排,个子高高的,穿着很朴素,脸上白白净(白白净)净,眼睛大大的,总喜欢穿运动套装。他是从小地方考来我们这里的,所以住宿在学校里。

我们所在的重点高中,高一虽然功课还没那么忙,但是已经有些难度了。我的文科很好,伟的理科很好特别是化学,所以下了课我经常转过头去跟伟讨论题目,渐渐地我淡淡地喜欢上了他。我不知道他那时的想法,但是每次上课趁着旁边同学回答问题我回过头去时,他也会腼腆地冲我一笑。他笑得很斯文,很纯净,很暖,有一种说不明白的情结在我心底里萌芽。

我们坐的最后两排,其实是班里最八卦的男生们所在的位置,比如我们对面的青,他旁边的杰,所以没过多久这几只大嗓门就开始抓住我俩头凑在一起讨论的瞬间,在全班放话说伟喜欢我。杰是伟的寝室室友,干脆造谣说伟在睡梦中会喊我的名字。这么折腾了一两个星期后,我和伟的关系变得很尴尬,只要我稍一回头想找伟讨论问题,后面的大嗓门们就会暗搓搓地嘻笑不停指指点点,伟是个很腼腆的男生,脸顿时涨得通红。

于是,我们之间的交流变少了,甚至在走廊里碰到也不太敢打招呼了,我心里想着怎么才能改善我和伟之间的关系。高一的下半学期过得很快,五月份的时候传来消息说学校决定把我们这一届作为试点,从高二就文理分班。

我必然是进文科班,因为我的物理和化学都是学渣水平,而伟必然是进化学理科班,他是化学老师的得意门生,全班全军覆没的化学试卷,他照样可以拿满分。

心里好惆怅,没想到和伟做前后桌一年就要分开。课间趴着睡的时候,我会从手臂的缝隙里朝下看,看到伟大大的脚穿着大大的球鞋,在我椅子后面的地砖上轻轻地拍着。我偷偷地哭了,我想说,男孩,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以前伟曾经说过喜欢我写的字,于是有一天中午我特地留了下来,等班里同学都走完之后,把写满我的字的报纸塞到了伟的抽屉里。到了下午,我偷偷观察他的表情,明显伟有些手足无措,他当然以为是那些八卦的同学们把我的东西藏在他抽屉里的,以前他们就这么干过。但是他应该不打算还给我,因为当我假装问同桌“咦你看见我早上写字的那张报纸了吗”时,他倒吸了一口气。

高一结束后我们果然被分开了,之后的两年,我们各自在自己的班里,交新的朋友,结新的八卦。伟并不像我这样是个社团活动的积极分子,所以之后我们完全没有交集,只是在走道上相遇上,仍然会尴尬地低下头,我们变得越来越陌生,虽然高一时(高一时)的那些小心动,依然留在我的心中。

高考后,我们虽然都还在上海,不过学霸伟去了交大,我进了另一所普通本科。我再也没有过伟的消息,直到数年后开心网盛行时,加了他,得知他和他的高中化学班同班女生结了婚,而我也早已找到我的另一半。

翻看着朋友圈的照片,高一时候的这段小插曲,那么清晰那么生动地又被扯起,那是我曾经心动的时节里美好的回忆。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想我会拾起勇气,大胆地面对同学的流言蜚语,继续和伟做好朋友,在分班后的相遇,我会大大方方地跟伟SAYHI,而不是为了自己所谓的“清白”扭过头去。

在青涩的年代里,我们懵懵懂懂,却并不知道如何洒脱地面对自己的心动。虽不谈错过,而时光已不能重来。

心动 

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我们班一个男生,还做了几次暗示,不知道他是没感应还是怎么回事,后来过了快一年,他又追我,我用别的方式回绝了,因为觉得他的状态不对。就是在那一年我谈恋爱了,跟现在的男朋友,有x年多了。几天前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他在的城市,我又见了他,聊了很多,他对我特别关照,回忆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我以为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丝毫不会乱想了。

但是我却心动了,回来之后总是想起他,如果不是错过了,甚至在想,也许他才是更适合我的人。我和现在的男友性格都很倔强,吵架吵到不行,有时候甚至觉得他有暴力倾向。

但是原则告诉我,不能做任何违反道德的事情,至少不能在他前面做错的事情。

所以我选择克制这种感情,想想就算了吧,只要不转化成行为,那就是无罪的。

亲爱的,我依然爱你。

他很好,但是生活归于平淡,生活在一起时间长了,没有了激情

他·也很好,但是让你心动,克制住自己不去多想

觉得自己精神出轨了,重新找到了心动的感觉,初恋的感觉

但是爱情的选择只允许一次

一心去追求心动的感觉是不是后果很严重

表哥介绍一个男孩子比我大几岁,但居然一见钟情了,可是他想找一个结婚的女孩子,我又何尝不想找一个结婚的男孩子,可是我才大学毕业,还没做好恋爱的准备,我只能心里想着,念着,不敢见,只怕约见越忘不掉。。。
再次见到你竟发现我的心里年龄停止在我将它封存的那个时刻你不是男人而是那时的小男孩 我也不是这个女人我是那个面对你不知所措的小女孩 而已45岁的岁月不能给我任何帮助面对你我很无助这感觉很不好
翻看很久前的聊天记录。他:在?我:干啥?他:有没有想我?我:....他:默认是吧,我很高兴我:你神经啊他:最近忙什么我:上课啊他:哦,我最近忙挣钱呢 我:哦他:怎么像情绪低落我:没有他:也不问我挣钱做什么....我想好好挣钱,然后娶你我:下辈子吧,感觉你养不起我他:........ 
能不能不再打扰别人了,能不能不跟人联系了?这样一直纠结过去很难很难开始新的生活懂不懂!那些小心眼气你的话,对你的依赖都是因为你给我了一份我以为的稳定的感情。新的感情马上就出现了,我不再任性不再不理解不再小心眼,不再像之前对你那般赌气,你说我能不能成熟点,我能不能告诉你,我只想你这里一直做一个小女孩给你撒娇?
13 条记录  

联系

QQ群:84514792;邮箱:m@6our.com
微信公众号:秘密寄存站

欢迎回来

创建账号

请珍惜自己的账号,一旦作恶,账号将被永久删除。

注册
请选择理由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