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找到关于“同性恋”的秘密 69 条

前几年因为喜欢上了一个女生,我和我的初恋前男友分手了。

这几年和女生在一起,感觉其实确实比较难走下去。而且我们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合适,所以经常午夜梦回还是会想到我的前男友。是不是和他在一起才是比较对的选择...这些年一直心存愧疚又对他始终念念不忘感受得到他对我也还是一直存在感情心中很矛盾... 

偶然间发现这个树洞说一下自己心中的秘密也好。也算是个发泄的出口...

前几年因为喜欢上了一个女生,我和我的初恋前男友分手了。

这几年和女生在一起,感觉其实确实比较难走下去。而且我们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合适,所以经常午夜梦回还是会想到我的前男友。是不是和他在一起才是比较对的选择...这些年一直心存愧疚又对他始终念念不忘感受得到他对我也还是一直存在感情心中很矛盾... 

偶然间发现这个树洞说一下自己心中的秘密也好。也算是个发泄的出口...

还是多说几句。


发布完了刚才那段,才发觉上半身手术不能再往后延期。我之前的想法是,存一点钱是一点,到时不够,就往后拖。


前几天为了付某些费用,把手术用的存款取出来了一点。心痛。但是不这样做,难道要父母帮我吗?我早就不是学生了。这几个月住在他们家里已经添了很多麻烦。羡慕那些B站、油管上的跨性别少年,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是照亮别人希望的星火,我是什么。


一个隐形人……住院的时候,被迫当了三天“女生”。我妈还叫我女儿。说服了我爸,但是亲朋好友怎么称呼我,他不会去纠正。


眼部康复宅在家里,父母说会帮我购买生活用品,但是我宁愿全副武装戴着口罩和太阳镜自己下去买卫生巾,也不想和任何承认我需要它们。虽然我知道身体部件和性别无关,但是我总觉得国内这环境,承认自己还能流血,就是给了他人无视我意愿的机会。他们会不会这样想:“明明就一个女生的样子,有胸,来月经,还说自己不是?”


这些,其实我都可以不管。但我就是不开心。觉得不公平。我明明也可以像leakingpipe一样啊。


我怕如果不做手术,永远都会有一个朋友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候跳出来,指着我说:“你不是女生?可是你有胸部啊!”


我怕永远都得不到尊重。怕永远都有人肆无忌惮地问我“来月经了?”怕永远都有人在我要求不要使用“她”的时候,一脸无奈或不屑一顾地说:“额哈哈,好吧。” 


我做这个手术,就是要向他们证明我不是在赶一个潮流。


(以上都是我个人的情况。很多跨性别人士不想要手术也不需要。希望国家能够正视我们的存在,不再把手术与否作为改变身份证性别的标准)


距離上次來樹洞有十天了。這十天裡,因為倒睫做了眼瞼手術,讓醫生順手割了雙眼皮。出院第二天視力還模糊,堅持著把積壓的工作做完了。然後積極地開始準備簽證材料。因為眼睛要護理,所以逼著我正常地作息、沖涼、刷牙。每次當我感覺抑鬱不想動,我就會告訴自己”難道要讓這些煩惱阻止你去完成該做的事嗎?“


也有反彈的時候。有一天凌晨做惡夢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想起那個曾讓我很傷心的白人男生。我又開始覺得對不起他,對他不夠好。雖然感到這好像是一種十足的自虐行為。


最近在微博和B站看到一些跨性別男孩。一個叫做leakingpipe,還是大學生,在家人支持下打了激素和做了手術。另一個是離異家長,看著很年輕,育有一個幼子,坦言考慮了15年,終於決定使用激素,評論中有人問”這孩子以後該叫你媽媽還是爸爸?“


我自己擔心兩個事情。一是我已經不是好多小gay那種嫩得能掐出水的年紀。我没有法令纹、髮際線完美的時候並沒能做自己,那時我化濃妝,穿很女性化的裙子,留長髮,嘗試和直男在一起,感覺很怪但是卻找不出原因。現在,我有了選擇,卻暗暗羨慕那些能夠更早有跨性別意識的男孩/酷兒們。等我存錢做完上半身手術也該30、31歲了。那之前的幾年等待期,是在耗費我的生命和青春嗎?


二是無論什麼性別,我這張臉都不是好看的。照鏡子經常被自己醜哭,割雙眼皮也拯救不了。用了激素的結果就是臉部會變變得更粗獷些,對此我不是很滿意,但是不願意回到女性化的樣貌去。然而,相貌好看的女跨男遇到的阻力應該比我大些吧,特別是身材比較豐滿,長得比較“漂亮”的,因為會被說可惜了、好好的為什麼要改。我這樣的,反而沒什麼人管。


就說這麼多吧。另外推薦Youtube上北同小叔的視頻。經常需要聽著他的vlog才能入睡。

激素还有半瓶,约等于1个半月的用量。不得不严肃地面对了。这一个半月的时间,我能回去美国吧?原本对老板说2月初,现在眼看可能要3月了。希望他不要把我开除。我宁愿少拿工资。


我必须振作。必须打起精神。必须努力。为了自己。为了父母。为了公司。


我希望终有一日能以自己能接受的样子,在那五光十色的gaybar夜店狂欢一次,并获得尊重。希望身边的同事不再是有空就讨论明星八卦、减肥、护肤品和好吃餐厅的95后孩子,而是能和我聊天文地理、时政要事,看过的展览和现代舞的美国人。希望我不再情绪失控,而是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漫画人/插画家。



这个树洞很少跨性别的分享。我就来多说些。


2016年的时候我在微博认识了一个男生,想要网恋。结果在上海见面后,觉得对这种关系反感,浑身不自在。这是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可能是个性少数。我可能是无性恋?


后来他也去留学了,以朋友相称。一次他说想找人聊聊在纽约的不适应,因为除了我不认识其他人了。我表现得非常冷漠,只想避开。不久后,我把他全线拉黑。


他的人品其实很好。


毕业后,我经历了和一个白人gay的“友情”后,才发现我,是个跨性别。我不是女生,也不想完全做男生。我不想以女生的身份喜欢上别人,也不能接受在一段关系中被对方看作女生。


我开始不喜欢陌生人叫我小姐,并禁止朋友用“她”来指代我。


前段时间我在男同交友软件grindr开通了账号,我用了一张比较男性化的照片,并公开自己是跨性别,马上有(马上有)好多同志来找我。其中一个男人穷追不舍,我说我要回国了,他说真可惜啊我暗恋你。奇怪的是,我虽然一点也不喜欢他,却也没有反感,一笑置之。





一年前,我喜欢上了一个gay,高大,帅气,温柔,肌肉结实,五官精致,而且很有才华,是个小网红。我不是女生,我是跨性别,但当时没有出柜,并还留着长发、穿女装,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而且我默默无名很普通,无论是事业还是外貌都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他有时会来找我帮他做一些事或邀请我去看他的展览。


但我有自闭倾向,交流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我想起之前给他发的内容,总是会感觉后悔和惭愧。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只是为了客套和找我帮忙才和我保持朋友关系。有时候,我觉得他在刻意撩拨我,还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只是因为好玩。我无法确认,如果是真的,他成功了。


总之,当时在我心里,这个关系是混乱的。在别人看来,就是我单方面的迷恋和跪舔吧。也有人说他是在利用我满足某些虚荣心。


六月份我们绝交了。在那之前,我不断偷偷地在某平台说他坏话,说他不在乎朋友,说他虚伪。因这事,竟有另一个友人离我而去。我也清醒,控制了情绪。他虽然没看到,但也收不回来了。


闹掰了后我经常早上梦见他,还觉得特别喜欢他。感觉很难过。


他让我意识到了两件事。一,我不想再做女生。二,我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样,人际关系、抑郁、强迫症……其实都是因为自闭(不是某些人说的“假自闭”)。


我不想说什么祝他还好。因为我知道以他的能力,肯定过得很精彩。现在大概在ins上有2w粉了吧。我也放下了他可能利用我的嫌疑,我也不想要那本他一直不肯还我的书了。各自不要打扰吧。


最后我想对他说一句对不起,因为我的言行确实不是最合适的。


因为这事,我很多次想要自杀。不是因为没有结果,我也不想和他在一起。而是我意识到了我的不同。









在线心理医生说我在自闭症谱系,让我找线下诊所开一个诊断,说比起跨性别和性取向,这对我的快乐更重要。


一直没找。


我效率真低。


每天都觉得,反正我交际能力不行,不如放弃别找其他工作了。不如别回美国了。不如不争取了。反正朋友、老板和父母都不能理解,只怪我这个年纪怎么还不能控制情绪,给人带来困扰。


前段时间每天都想自杀。现在好点了。

我一个月前签证突然被吊销,不得不从美国返回国内,住在父母家。美国的公司是华人开的,特许我远程上班,但前提是我要快点再申请签证回去。


签证不好申请。旅游签风险巨大,助手签要和人捆绑,而且也只是一时的办法。


压力之下,考虑放弃,在国内定居。


我是跨性别gay。回国定居意味着放弃方便地就医和拿到药物的权利,和自己签名决定手术的权利。在国内,我的身体不是我一个人的,也是父母的。在美国,我有更多的尊重和自由,在上飞机的当天,我去纽约诊所面诊并在几小时后就拿到了激素,而且因为公司保险报销,价格十分便宜。这在国内是不可能的,我现住在广东,必须去北京或上海才能获得“诊断”和正规药物。


我想要30岁前做上半身手术。在美国工作时存了2000多美金,但对动辄1w美金的手术来说,只不过杯水车薪,也许4月缴税后就没了呢。在国内手术虽便宜些,但是需要家长签字。难道我要拉着我妈去北京么?她能同意??


我感觉我在纽约只是苟且偷生,经济十分困难,因为有自闭症,难以扩展社交圈进入美国人的企业。回了国,却要忍耐很多不尊重和不理解。



我不知道改怎么办。


我是同性恋,但我不敢跟家里人说,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更何况我连她都没找到。
吴林峰(吴林峰)爱梅灿谁也不知道
吴林峰(吴林峰)爱梅灿谁也不知道
同性恋  GAY 
自己直到现在都没恋爱过,也没有什么暗恋对象之类的……所以至今对同性没有过那种感觉,但是自己的确不喜欢异性,内心想成为同性恋,但是又担心这样没办法面对自己朋友(毕竟大部分朋友都是同性的嘛)我究竟该怎么办……

我告诉你 我不是没人爱

只是我看不上他而已

我看上的只有你

喜欢的也只有你一个人


昨天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但是总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

我只能简单的说一下我现在能想起来的梦的内容

我是一个男生,但与此同时我是gay(这不是我能所控制的)

2019.8.20号晚,我像往常一下睡觉

我梦到我回到了甘肃,奶奶家

后面(这个地方我给忘记是因为什么原因去的他们家)去了他家帮他修东西

当时发现一件事,所以我对他有了兴趣(也就是喜欢上了他)

(我知道我们两个都是男的,但是……不说不说)

后面我到哪都喜欢带上他

整天都腻歪在房间里

可是最后他离开了我

不知缘由的就离开了我

然后我就惊醒了

我一直在想他叫什么可是就是想不起


都说一个梦就是一个轮回

可是我放不下 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最后不给个消息就走

昨天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但是总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

我只能简单的说一下我现在能想起来的梦的内容

我是一个男生,但与此同时我是gay(这不是我能所控制的)

2019.8.20号晚,我像往常一下睡觉

我梦到我回到了甘肃,奶奶家

后面(这个地方我给忘记是因为什么原因去的他们家)去了他家帮他修东西

当时发现一件事,所以我对他有了兴趣(也就是喜欢上了他)

(我知道我们两个都是男的,但是……不说不说)

后面我到哪都喜欢带上他

整天都腻歪在房间里

可是最后他离开了我

不知缘由的就离开了我

然后我就惊醒了

我一直在想他叫什么可是就是想不起


都说一个梦就是一个轮回

可是我放不下 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最后不给个消息就走

我好想你,好想身边有你在。我喜欢你。

2014年10月份我认识了一个比我大9个月的女孩子,她和我玩起了语C。

hoheotararunaronderotareru ”

“yes,yourhighness.”

她是我的老爷,我是她的执事。两个女孩子的游戏,仅此而已——一开始我是这样认为的。

那时我俩却没发现那一天的相遇改变了一切。

12月11日,我已经明白了长期相处下来心里积攒起来的是什么了,直觉告诉我那绝对不是所谓的友情。是的,我喜欢她。

我是个双性恋者,但更趋向于同性。我意识到了,但是不敢说。

“说了的话会连朋友都做不了”

于是一直一直埋着,准备将这份感情埋葬。

12月21日,她的生日,我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给她寄去了礼物。

她很高兴,也很惊奇。问我为什么送她礼物。

我这个人脑子不好使总烧短路,像是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地告诉她了一切,说完之后意识到可能会因此失去她,几乎崩溃了

我同时也是个抑郁症患者,从小到大我只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她被我称之为“小鬼”,因为她总是装作一副大人的姿态逗笑我。所以对于老爷这个“我的恋人”,我很珍惜

没想到她理解我,她说她也喜欢我,虽然我知道这多半只是同情演变的,但我还是很高兴

那几天几乎是高兴得跳起来,只差大吼我喜欢她了

在那之后我们很愉快地交往着,虽然说是交往,也不过是在网上聊聊天,互相关心一下,她和我是异地,而我们又都是学生,偶尔的礼物已是全部能做的事情

有天晚上,我因家里的事情而痛苦,她打来了电话

她的安慰下我鬼使神差地问她

“你死之后愿意进我家祖坟吗?”

顿了几秒,她说“我愿意”

我敢说那年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时候

好景不长,几个月前我得病了,非常老套的剧情

然后我舍弃了她,是的,再也没找过任何人。

我好想她。

我想告诉她我还爱她。

可惜很困难了吧 

刘紫寒,我喜欢你。

 

我不敢说,因为我知道不管我匿不匿,你只要随便在哪里看见这句话都一定会知道,这是我说的。

20 条记录   下一页   最后一页

联系

QQ群:84514792;邮箱:m@6our.com
微信公众号:秘密寄存站

欢迎回来

创建账号

请珍惜自己的账号,一旦作恶,账号将被永久删除。

注册
请选择理由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