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老是想聊污。本人男
许许多多人都散了,他们原本都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有的甚至是男女朋友,有的是陪自己走过一段路的夫妻,有的是合作过的同事,现在,时光的河入海流。我真的希望他们能懂得没有哪个港口能停留这句话,可是他们都很不甘心。台湾人带着遗憾他们都回老家了。人非草木,谁能无情。
整个栏杆像下雪以后掉栏杆上一样。现在公园是免费进不花门票,草坪都没人修缮了,以前的喷泉也早就干了没人放水了。有的旧的不行的设施他们就索性全部扔了,扔了为省成本也不换新的,空出来一大片白白的景物空地。早些年不是这样的,那时人都花门票进去,进公园玩的人也超多,公园里面有好多圈钱的游乐设施。公园肉眼可见的没钱了,连圈钱都圈不动了,也许再过没多久就关闭了。
苹果的原装笔怎么会贵到发指的地步呢?真的觉得他们确实就是想让一部分人不笔,给确实需要用的人留了个专用的工具,买笔的人肯定有刚需,这样的人才会买,买了就会发挥强力的作用。 我记得他们那个外国老总有句话,“我更希望苹果给你带来助力”。泪目。
你要善待自己 你和树木,星星一样是这茫茫宇宙的一份子 你有权利生活在这里 毫无疑问这世界已经为你打开 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烦恼,都有一句话送给深处烦恼中的人, 你要善待自己。
大家知道围棋已经打不过机器人了。除此之外画画美术行业现在也被机器打败了,机器合成的用时快美观有创意,人绘画短的要一上午,多的用时好几天才能出画, 我真的非常恐惧,现在男女掏自肺腑用自己的嗓音唱歌对吧,早晚有一天会非常邪恶地发明出一种智能,机器人代替人唱歌,结果机器唱的比人唱的不费力而且技术还好。 可是机器人是不带感情的,早晚会有一天我们耳机里的歌根本听不出性别,早晚有一天艺术会让机器人毁得彻头彻尾。
吃饭排队比以前都要长
给惠化洞填词的韩国人太神了,心思细腻,时间点不停跳转,作词的人是两个年代的事穿插到一首歌里,他接到好几个电话,其中一个是和好朋友要分离了,这时他还没有感觉那么惆怅,多年后他和好朋友又重新因为一个电话见面,作词者再次见到多年前的景色,反而让他难过了,他肯定是察觉到人和景全都变了。 短短一首词包含了多少逻辑性和写作功力啊,一首词,表达了所有的感情,连我这样的文学小白都能感觉出作词人,他是小说和故事的写作行家,而且是个重感情的人。
旧年代的人的护短现在的人难以想象,那时是分不清道理对错的,那时的人只念个中学都算是文化人,造成了那时的人没有讲理这一说法,可是你要说他们不讲理,他们又特重感情。 那时的人打架都是一窝子一窝子,本来是个别人的矛盾,最后变成两派人打群架。 要说大人有上面这种小团体意识,那时我们孩子也特封建, 有次和隔壁班打架,本来就是两个班几个人产生的矛盾,最后变成两个班每个班都有二十来个人参与,不光是男生参与,女生也花拳绣腿帮着自己班打架。 老师不管是我们是帮着自己班,全给我们罚站了,其中还有班干部参与,全部撤职换成没有犯错的好同学。 我是其中一个帮着我们班打的,我想了一下,那时我就光想的是:我们班有事了,我参与帮忙是应该的。 以前的我三观真不正啊,都不管隔壁班是不是会受伤。我就觉得,我们班是我们班,虽然同在一个年级,我们班和你们班是势不两立的两个不相容的对头团体。 现在的人开放多了,心门打开了,无论和谁都能当朋友, 可是我不由得想到,和谁都是朋友,和谁才是真正的,持续一生的最好的朋友呢。 怀念以前的年代。
可是家里只要有一个人得了家里其他人也包括老人,也躲不过去。我爷爷奶奶过世都好几年了,如果他们现在还在怕是处境更加危险,当时没有疫情医生就说老人如果得肺炎怕是有概率出事。实在没啥办法,有的老人本身已经特别身体不好了。所以老年人能提前打预防针的还是打针吧。。。。?
★大家发帖不要带脏字,网站会被禁止访问★

微信扫码访问树洞超秘公众号

扫码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