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自己也控制不了。

有的人出现,真的会影响你的心情,你的心跳,吸引你的视线,让你欢喜,让你忧愁。让你这么默默地喜欢了很久很久,而且还来成为你的朋友。

然而,命运也会捉弄人,让你无奈:在你身边的不是最爱,最爱的在身边,也遥不可及。

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喜欢的人了,对任何人不感兴趣。

然而,你突然与我重逢了,像一辆列车迅疾,吹起一空中的樱花,唤醒我所有感觉。

才发现,我只是凑合结个婚罢了。

命运这样的安排,到底想给我怎样的结果呢?


  当你饱受折磨,绝望、无助,当你的痛苦已经大到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
  当你已经走投无路,只能靠自残来缓解痛苦的时候。

  身边的人却对你说:“那些伤害你的人都是上天派来给你上课的,他们是你的贵人,是你自己不爱惜自己。是你不尊重自己,是你在伤害你身边的人。”

  还对你说:“你的心有多美,世界就有多美”

  这种时候,你会有什么感受?


  我是一个饱受校园暴力摧残的受害者,从幼儿园,一直到小学毕业,每一天,当我走进校园的那一刻,就是噩梦的开始。我的童年,就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尽管已经时隔多年,这场噩梦却依然伴随着我,永远没有办法摆脱。

  那个时候,同学把我叫做“病毒”。不管我走到哪里,他们都要把我驱赶到群体以外。因为他们都觉得,我的存在会污染他们的地盘。如果我不小心碰到了他们的东西,他们都会表露出嫌弃的表情,二话不说就要把我打一顿。我有了新衣服(新衣服)、新鞋子(新鞋子),穿到学校去,就会遭来一顿嘲讽和谩骂。说什么:“就你也配?”,“你又有什么心机?”,“有点钱就想炫耀吗?”……

  扇耳光、拳打脚踢、用棍棒或者其他东西殴打、把我的头按在水里、抓着我的脑袋去撞墙、灌我吃垃圾、吃粉笔灰、把我推下楼梯、甚至把我从楼上直接扔下去、把我脱光衣服拉到学校里还大肆宣扬让大把人来围观、还当很多更加残忍的手段……

  这些对我来说,几乎都是家常便饭,每天都在发生。也许没有任何理由,只是看到我痛苦的样子,大家都觉得很开心罢了。我无助的蜷缩着,围绕在我的而变得,全是爽朗的笑声。

  语言暴力也从来没有少过,只要是人能想到的脏字,不管有多恶心多恶劣,他们统统都在我身上用过。直到现在,已经时隔十多年,当他们再聊起过去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只记得我是那个“病毒”。

  我不能哭,因为只要我哭了,就会受到更加残忍的虐待。我也不能反抗,因为根本没有办法反抗。我只是一个女孩子,面对一大群人的折磨,我的力量根本就微不足道。而且反抗换来的,也只会是变本加厉的虐待。也没有办法寻求帮助,因为没有人会站在我这边。

  我曾试着找老师、父母,希望得到帮助。可他们一致的态度,不过就是:“你傻呀?他们打你就让他打呀?”,“你不给他们打,谁会打你呀?”,“谁叫你去惹他们?”,“一个巴掌拍不响,这都是你自找的。”……

  要么就是:“同学们逗你玩的。”,“小朋友们打打闹闹很正常的,你不要那么敏感。”,“你太孤僻了,应该学着跟同学们好好相处呀。”……

  不管怎么样,最后所有的矛头全部都指向我。

  不仅如此,我的老师还是我那些同学的帮凶。每一次我被虐待,老师永远选择视而不见。如果我受了比较重的伤,就会受到学校的惩罚。有一次,因为我被一帮同学拉到操场中央,并打成了重伤。接下来的一星期,老师不准我回教室上课,把我关在一间小办公室里写检讨,还要我赔偿学校的损失,因为学校的声誉受到了影响。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帮我,我也不会再去寻求帮助。好像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了自残的习惯。

  我其实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自残,只是觉得痛苦,太痛苦了,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很难受。而自残的时候,这种难受的感觉却能缓解不少,能让自己轻松不少。

  可是自从我有了这个习惯以后,这个世界对我的摧残也更加严重了。之后去的学校,看到我会自残,毫无疑问都把我当成了问题学生。学校、老师,他们找我谈话,找我的家长,说我有精神疾病。身边的每个人,都说我是怪物。我的家人更是说我不爱自己,说我是成心伤害他们。

  更可笑的是,从小时候遭受欺凌,到后来身边人的冷言冷语还有异样的眼光,都让我心生愧疚。浓浓的罪恶感,始终紧紧的包裹着(包裹着)我。我总是在想,我做错了什么?原来我是这么坏的人吗?

  可实际上,我并不想当一个坏人啊。每当我看到需要帮助的人,我都会去帮助。我看到有人被伤害,就会难过的想哭。我也常常去(常常去)帮助那些受害者,给他们拥抱,当他们的倾听者。我还很喜欢小孩子,我现在的工作是乐器老师,我的学生还有他们的家长,我都和他们相处得特别好。

  但是,因为童年的阴影,我在社交方面确实会十分困难。我没有办法和异性相处,因为只要接近异性,我就会不自觉的回想起过去遭受的虐待。因为过去伤害我的人,大多数是男性,所以我没有办法就这样接受他们,对他们很排斥。我也很抗拒异性的恋爱、婚姻之类的,因为与男性相处,让我觉得非常痛苦。

  我只是害怕,不想再受到伤害。可我的妈妈却说,我这是心理变态,是我的心理不正常。还说是因为我的心太黑暗太邪恶了,说我这种人不配得到幸福。

  可是她那种所谓的幸福,对我来说真的很痛苦啊。

  我彻底明白了,我是没有资格向人寻求帮助的。我很痛苦,可我的妈妈却说:“那些伤害你的人都是上天派来给你上课的,他们是你的贵人,是你自己不爱惜自己。是你不尊重自己,是你在伤害你身边的人。”

  我找了电影的视频给她看,试图让她看到在校园暴力下饱受折磨是怎样的处境,可她却对我说:“你的心有多美,世界就有多美”


  这让我明白了,不管遇到什么,忍忍就好,她是不会理解我的。做父母的,永远只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圣人的位子,居高临下的去向你散播她所谓的“福音”。你有多痛苦,她根本不会在乎,她只要你让她有足够的面子。说到底,她想要的,不过是按照她的意愿捏造出来的一个木偶而已,只要有某个部分长成了你自己想要而她不想要的样子,她就会以一个审判者的姿态,让你背负罪恶。


  我真的很累,我想要的,也不过就是一个拥抱。想要有人对我说一句:“其实你很好,是他们错了。”

  当你饱受折磨,绝望、无助,当你的痛苦已经大到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
  当你已经走投无路,只能靠自残来缓解痛苦的时候。

  身边的人却对你说:“那些伤害你的人都是上天派来给你上课的,他们是你的贵人,是你自己不爱惜自己。是你不尊重自己,是你在伤害你身边的人。”

  还对你说:“你的心有多美,世界就有多美”

  这种时候,你会有什么感受?


  我是一个饱受校园暴力摧残的受害者,从幼儿园,一直到小学毕业,每一天,当我走进校园的那一刻,就是噩梦的开始。我的童年,就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尽管已经时隔多年,这场噩梦却依然伴随着我,永远没有办法摆脱。

  那个时候,同学把我叫做“病毒”。不管我走到哪里,他们都要把我驱赶到群体以外。因为他们都觉得,我的存在会污染他们的地盘。如果我不小心碰到了他们的东西,他们都会表露出嫌弃的表情,二话不说就要把我打一顿。我有了新衣服(新衣服)、新鞋子(新鞋子),穿到学校去,就会遭来一顿嘲讽和谩骂。说什么:“就你也配?”,“你又有什么心机?”,“有点钱就想炫耀吗?”……

  扇耳光、拳打脚踢、用棍棒或者其他东西殴打、把我的头按在水里、抓着我的脑袋去撞墙、灌我吃垃圾、吃粉笔灰、把我推下楼梯、甚至把我从楼上直接扔下去、把我脱光衣服拉到学校里还大肆宣扬让大把人来围观、还当很多更加残忍的手段……

  这些对我来说,几乎都是家常便饭,每天都在发生。也许没有任何理由,只是看到我痛苦的样子,大家都觉得很开心罢了。我无助的蜷缩着,围绕在我的而变得,全是爽朗的笑声。

  语言暴力也从来没有少过,只要是人能想到的脏字,不管有多恶心多恶劣,他们统统都在我身上用过。直到现在,已经时隔十多年,当他们再聊起过去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只记得我是那个“病毒”。

  我不能哭,因为只要我哭了,就会受到更加残忍的虐待。我也不能反抗,因为根本没有办法反抗。我只是一个女孩子,面对一大群人的折磨,我的力量根本就微不足道。而且反抗换来的,也只会是变本加厉的虐待。也没有办法寻求帮助,因为没有人会站在我这边。

  我曾试着找老师、父母,希望得到帮助。可他们一致的态度,不过就是:“你傻呀?他们打你就让他打呀?”,“你不给他们打,谁会打你呀?”,“谁叫你去惹他们?”,“一个巴掌拍不响,这都是你自找的。”……

  要么就是:“同学们逗你玩的。”,“小朋友们打打闹闹很正常的,你不要那么敏感。”,“你太孤僻了,应该学着跟同学们好好相处呀。”……

  不管怎么样,最后所有的矛头全部都指向我。

  不仅如此,我的老师还是我那些同学的帮凶。每一次我被虐待,老师永远选择视而不见。如果我受了比较重的伤,就会受到学校的惩罚。有一次,因为我被一帮同学拉到操场中央,并打成了重伤。接下来的一星期,老师不准我回教室上课,把我关在一间小办公室里写检讨,还要我赔偿学校的损失,因为学校的声誉受到了影响。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帮我,我也不会再去寻求帮助。好像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了自残的习惯。

  我其实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自残,只是觉得痛苦,太痛苦了,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很难受。而自残的时候,这种难受的感觉却能缓解不少,能让自己轻松不少。

  可是自从我有了这个习惯以后,这个世界对我的摧残也更加严重了。之后去的学校,看到我会自残,毫无疑问都把我当成了问题学生。学校、老师,他们找我谈话,找我的家长,说我有精神疾病。身边的每个人,都说我是怪物。我的家人更是说我不爱自己,说我是成心伤害他们。

  更可笑的是,从小时候遭受欺凌,到后来身边人的冷言冷语还有异样的眼光,都让我心生愧疚。浓浓的罪恶感,始终紧紧的包裹着(包裹着)我。我总是在想,我做错了什么?原来我是这么坏的人吗?

  可实际上,我并不想当一个坏人啊。每当我看到需要帮助的人,我都会去帮助。我看到有人被伤害,就会难过的想哭。我也常常去(常常去)帮助那些受害者,给他们拥抱,当他们的倾听者。我还很喜欢小孩子,我现在的工作是乐器老师,我的学生还有他们的家长,我都和他们相处得特别好。

  但是,因为童年的阴影,我在社交方面确实会十分困难。我没有办法和异性相处,因为只要接近异性,我就会不自觉的回想起过去遭受的虐待。因为过去伤害我的人,大多数是男性,所以我没有办法就这样接受他们,对他们很排斥。我也很抗拒异性的恋爱、婚姻之类的,因为与男性相处,让我觉得非常痛苦。

  我只是害怕,不想再受到伤害。可我的妈妈却说,我这是心理变态,是我的心理不正常。还说是因为我的心太黑暗太邪恶了,说我这种人不配得到幸福。

  可是她那种所谓的幸福,对我来说真的很痛苦啊。

  我彻底明白了,我是没有资格向人寻求帮助的。我很痛苦,可我的妈妈却说:“那些伤害你的人都是上天派来给你上课的,他们是你的贵人,是你自己不爱惜自己。是你不尊重自己,是你在伤害你身边的人。”

  我找了电影的视频给她看,试图让她看到在校园暴力下饱受折磨是怎样的处境,可她却对我说:“你的心有多美,世界就有多美”


  这让我明白了,不管遇到什么,忍忍就好,她是不会理解我的。做父母的,永远只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圣人的位子,居高临下的去向你散播她所谓的“福音”。你有多痛苦,她根本不会在乎,她只要你让她有足够的面子。说到底,她想要的,不过是按照她的意愿捏造出来的一个木偶而已,只要有某个部分长成了你自己想要而她不想要的样子,她就会以一个审判者的姿态,让你背负罪恶。


  我真的很累,我想要的,也不过就是一个拥抱。想要有人对我说一句:“其实你很好,是他们错了。”

越长越大生活圈子就越来越小身边剩下的人寥寥无几不过这也正常吧感觉自己也越来越偏离自己原本规划好的自己了吸烟喝酒纹身没有一样是落下的好像一个叛逆的坏小孩般大半夜的很常会问自己到底怎么了变成这样真的是心里想要的吗显然不是但我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现在活着的方式比以前轻松太多太多了对我而言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压力而好好活着更成了一种负担有没有人能发现我现在的我病了一直都在求救可求救信号重来没有被发现一直抱紧自己战战津津的活着费力的活着
习惯了一个人的时候突然有人闯入然后又走掉剩下不习惯了一个人的自己真的感觉很烦躁
我是一个有性格缺陷的人。虽然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但这已经影响到了我的生活。命运的转折点从谈恋爱开始。像极了俗套的偶像剧。女主是与男主偷偷恋爱了一个月,彼此感情特别好,奔着结婚去的,谁知道后面全是虐,男主的妈妈得了不治之症。男主从阳光变成阴郁。巧合与命运的电话打断相见。不愿轻易说分手。男主父母大怒。男主爸爸势力,称算命八字不合,跳楼相逼,多次沟通无果。邪教求医梦魇。二次手术。男主妈妈去世。被迫奉子成婚。。。。。。我这么写下来,发现我这个女主真的蛮苦的。为什么还能坚持到现在啊!已经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搞邪教活动。我当时为什么会卑微到也跟着她们随波逐流。我明明很不喜欢这样。都是几年前的事了。我的天啊!我仿佛根本就不爱我自己。又或许我老公人真的很好,我无法因为外部客观条件而狠心离开。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16年为了能结婚,也马上过了最佳生育年龄,我选择怀孕。那时我27岁。不想再拖了。结婚什么都没有。是的。我是个为爱痴狂的傻子。自从怀孕,身体就极其难受。做了一次手术,便秘到生不如死..还有食物事件。排畸流血事件。便秘生不如死贯穿一整个孕期。无药可医。期间我的妈妈也得了癌症。还是我催她一定要去医院。最后她去别的城市化疗。孕期为了老公能好好念书,不能好好照顾我。我回了自己家做的手术,这都是些什么剧情啊!都是什么狗血剧情啊!我妈确诊,我老公就请假来照顾我到生。我生孩子的时候只有我老公。我老公那时候研三快毕业。17年生孩子孩子无胎动。剖腹产。脐带扭转。孩子特别漂亮。但发育迟缓。我觉得我像是被诅咒了一样。她脑波异常。现在4岁了囱门依旧没有闭合。要傻也没傻透的要我陪玩。19年的时候。我第一次惊恐发作。这种情况,很难还有健康的心态吧。闭经两年,因为经济条件不好。没有治。想靠自己。自学看书很多焦虑症的知识。我从小就不喜欢孩子,我知道我对她又爱又恨。我的情绪不稳定。这个周日我还要带她看病。我只能看好的一面。就是她还没傻透。只要没傻透,就继续努力。傻透了就只能养着。去他妈的人生理想与追求。我被生活按在地上摩擦。我再要强,再想自立又能怎样。有些事情,不是一句努力就可以被改变的谁知道以后我将何去何从。此刻,我老公睡着了,他说他不睡第二天会扛不住。我不闹他。此刻,我在写这些,写出来了。可能就是一种发泄。我不会想祝愿自己,会好的。我只想有人能理解一下我真的很难。身心都苦。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至亲挚爱的伤害,真的痛的人窒息。还流不出眼泪。我只有情绪好点的时候,才能哭出来。我会努力调整呼吸。看着我老公养的几条小虾。在绿色的微小世界里,游来游去。它们只是吃,玩,游,繁衍。脱壳,蜕变,最后死亡。终其一生,也只有这个小缸。
一个吐槽贴今天晚上加班比较晚,搭了同事的顺风车到半路搭地铁,结果搞错方向坐回头了。。。就无语。。真佩服我自己,也有点怀疑自己的智商��
7 条记录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欢迎回来

创建账号

请珍惜自己的账号,一旦作恶,账号将被永久删除。

注册

请帮助我们进步

请选择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