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NICLE与SiNNY沙特之行一路顺风。
BTD 
都是人生父母养,一起共住,难道我只能默默忍受对方的无耻和邋遢三个月,却不能一点情绪都发出来?隐忍不发,光碎念,对方只会更无耻;发出情绪,就说我情绪化???这甚麽鬼逻辑!为毛不解决问题的根源,反而只觉得我发脾气就不对!也不想想我是被侵犯了领域才发作啊! 
过年我不想骂人,但我不想看到那些拿着别人给的却说着不要脸的话的人出现在我眼前,,,很想踹他们两脚!几十年的柴米油盐都是白吃的吗!!别人没义务去听你那些没资格的话,脏耳朵!
别人家的爸爸怎么没那么多事呢?偏偏他,事情多,要求高,让人不开心

最讨厌过年了,为什么他一回来就让家里变得冷漠,一个人生气就自己生气呗,为什么要发泄在别人身上?明明就已经很让人崩溃的关系了,为什么还不去珍惜,不知道自己的嘴巴多让人烦吗?凭什么让别人给你张脸?自己不会吗?大人最烦了。

总感觉家里越来越重男轻女,我不喜欢小孩,因为他们总是很吵,而且动不动就打人,有时候被打得必须还手时,不小心打重了被骂得永远是自己,为什么大的永远得让着小的,为什么只能任小孩(任小孩)胡乱打闹,我也是个小孩啊
父母对外孙好得一塌糊涂,对我女儿,也就是他们的亲孙女却如同外人,不闻不问
太压抑了,什么话也不想跟人说,好难受,感觉自己自作自受,好多怨气想释放出来,但是我不能。
一个家变得支离破碎,我好难过,但我无能为力
辛乐死全家不得好死死全家得癌症没孩子不得好死死全家死全家不得好死
曹亚红死全家全家不得好死让车闯死不得好死死全家老逼货早死不得好死
在一年前.玩qq有一个陌生男子威胁我要我发私密照.因为受不了他的威胁.我只好妥协了.但是那张照片什么也看不清.隐约能看到肉皮的颜色.可以说是我故意照不清楚的.之后我就把他拉黑了.但是现在我非常痛恨一年前的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妥协.这种涉及网络猥亵的人.就应该绳之以法.
觉得到了这个年纪不该再和父母吵了,妈妈也50多了,突然觉得她老了,可是自己还是忍不住和她吵,吵完有时很自责,希望下次可以控制情绪了,再过十年就变老太婆了,再吵也没意思啊
在和朋友旅行途中对其很多方面产生恶感。在面部表情吃饭习惯交流方式行动方式方面皆有小小不满,直说就是怎么看都烦。人无完人,自己的毛病也一大堆,这些道理都是明白的,所以说这些不满并不是谴责对方不完美,只是我单方面有恶感,很主观。其中一些感想甚至是从前就有,只是没有如此明确意识到。这种感受难免透过态度暴露出来,当时觉得忍过去了各回各家淡一淡也就算了。最后对方要求摊牌说一说态度差的原因,也算公平。从个人角度出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说出来比较好,因为好恶不一定有理性缘由支撑,只是主观个人体验,说出来除了伤人无益。勉勉强强只表达了一点皮毛意见,也够我恶心了。一方面恶心自己居然要说出这些伤人,恶心自己没有忍耐住保持友善态度,一方面恶心对方的伤心样子。这只是客观描述,并不是想辩白我的正确性,恶心就是恶心,没什么对错可言。没想到最难受的是分道扬镳之后-几乎每天做噩梦,梦见这人出场,和我非常真实的烦躁感。我不想掩饰,自私地说,其实我没什么罪恶感-之所以梦见可能是因为旅行时不得不长时间意识到对方存在,加上负面的情绪,成了一种阴影。前任出现在梦里都不能带来这么强烈的反感。这让我意识到也许平日积怨很多,而且好感在旅行前已经降了很多,然而因为表面的客气和貌似友善的相处没有浮上表面。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摆脱这阴影。在断交以前反而几乎从来没梦见过这个人,这反差实在很讽刺。

事情是这样的

我和我姐是11号回的家,一直在家里帮我妈做手工。我手脚比较慢,我姐和我妈没少说我,我都当开玩笑,还会搭几句。13号的时候我们聊天我姐说要包红包给我们(我们一家都在外面,没回家过年)我就跟我妈说要包个大的,我妈就说我这辈子只能想别人的(我一月份的工资没有发,得过年后。)我姐就说我回来的车票都是她掏钱买的,我一天只知道买衣服。(这点我不否认)花钱大手大脚的,然后就说我17年没存到钱之内(钱之内)的。其实我跟我姐在外面经常性因为这个拌两句嘴,我会生气是因为当时我爸妈我姐三个人没一个向着我的,当时就委屈的不行了

我爸今年5月的时候被查出了高血压导致血管堵了,有可能瘫痪。当时我姐刚我我那,我身上没钱,就想说活了20年,现在老爸身体不好了都拿不出钱,觉得自己很不孝。我在17年6月份的时候找了份兼职,每天从下午6点上到兼职晚上2点以后,那段时间特别累。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我没有跟爸妈讲怕他们担心,我姐每次说到我兼职就说让我别做了。特别苍白,我就那么不怕幸苦吗?我也会累的,我只是想现在多努力下,多存点钱。

结果呢?我成了我家最不成气的,我妈一直以为我使小性子,耍脾气。我爸骂我畜生不如。我从13下午到14号一直都没吃家里做的饭,当时就一个想法我没给家里钱,我不吃家里的东西不就行了。14号晚上我从家里出来了,觉得呆不下去了,特别压抑。我在外面租了宾馆,15号过年,我妈打电话叫我回家吃饭,我没回去,因为我知道这个团圆吃了也吃不好,我就不回去扫兴了。

有种难受,一想到就鼻子酸,眼泪就能流下来。我这几天基本封闭了自己,我知道有个疙瘩在我心里,我不知道怎么排解这个疙瘩。大过年的我也不好跟闺蜜说。

 

情人节当天和父母吵架了,觉得自己很委屈。这两天都跑出来了,我姐一直我说错了。大过年的要好好陪父母。我也知道但是就是很倔。

每个人都不会懂的每个人的状况,但不懂没关系,我不喜欢被强求。
什么狗屁逻辑?熊孩子(熊孩子)坐后面踹我椅子俩小时我说他两句还被自己爹说不懂事不懂忍让、我都忍俩小时坐半夜飞机也要睡觉的??丢你面子了?踹的不是你凳子你睡的安稳了?你面子就那么重要?wtf?摔碎我香水说我没有管好自己东西?你自己开箱子虎了吧唧的怎么不说?能不能别什么原因都是我?你是家长你就有理可以随便说我了?

我抬头看到他的眼睛望着我,静静地,不像任何东西,但是就是让我沉迷。理智让我不要看不要看,但是为什么,我觉得他的目光很烫,即使低下头,努力拿着笔不颤抖,还是觉得,视线很烫。对视的那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却又划过很多东西。心脏前所未有地表达它的活力,咚咚的声音振的我听不到其他声音,间隔的时候却又有耳鸣的感觉。何止是它激动,全身都在哆嗦,发烫的感觉持续到耳根,努力抑制的颤抖不知有多少落入他眼中,他是否还那般平静望着我。

我不敢抬头看。

我不能让他知道。

两月内共1585 条记录   1   2   3   4  5 下5页 最后一页

联系

QQ群:84514792;邮箱:m@6our.com
微信公众号:秘密寄存站

订阅

欢迎回来

创建账号

请珍惜自己的账号,一旦作恶,账号将被永久删除。

注册
请选择理由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