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每个人都说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可是根本不是这样,生活只会一遍遍的发生让你觉得更加暗无天日的事,一遍又一遍。我变得偏执,自私,感受不到爱,无法忍受亲密关系,充满了谎言和伤害,心理和生理上都对这该死的生活恶心得想吐。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活着的价值,我受够了独自躺在床上整夜面对黑暗,然后看着可憎的太阳升起来,照着我苍白可怖的心和苟延残喘的躯壳,也受够了相信人们许下诺言后的“背叛”,他们真的好恶心,我根本无法释怀,这些带给我的伤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如果我死了,就化作厉鬼诅咒他们,凭什么我辗转反侧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他们却能幸福?哈哈,你看,这样的话以前的我根本不会说出来,我甚至不会去恨他们,可是随着年月最后我只剩下满腔的恨意
每个人,每个人都说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可是根本不是这样,生活只会一遍遍的发生让你觉得更加暗无天日的事,一遍又一遍。我变得偏执,自私,感受不到爱,无法忍受亲密关系,充满了谎言和伤害,心理和生理上都对这该死的生活恶心得想吐。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活着的价值,我受够了独自躺在床上整夜面对黑暗,然后看着可憎的太阳升起来,照着我苍白可怖的心和苟延残喘的躯壳,也受够了相信人们许下诺言后的“背叛”,他们真的好恶心,我根本无法释怀,这些带给我的伤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如果我死了,就化作厉鬼诅咒他们,凭什么我辗转反侧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他们却能幸福?哈哈,你看,这样的话以前的我根本不会说出来,我甚至不会去恨他们,可是随着年月最后我只剩下满腔的恨意
凌晨2点,虽然最近因为装修的事忙得焦头烂额,身体也疲惫不堪,但是熬夜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善,大概是去年夏天的那几月每天夜晚都与你聊天而留下的“后遗症”吧,虽然现在你音讯全无,仿佛人间蒸发一般,而我也在渐渐淡忘有关你的记忆,相对与大脑记忆,我的身体记忆显然比较顽固,仍然保持这你在时的状态,每当深夜来临总会不经意得期待微信语音通话铃声的想起,然后再告诉自己那些美好早已过去不复存在了。
喔哦,真的假的。回忆起来,有点悬。居然对我一见钟情!?我又不高,不漂亮,不会穿衣服,还黑黄黑黄的皮肤。有没什么个性。平凡到大街一丢谁都找不到。哈哈。偷偷乐乐

   每個孩子到了21歲的生日時必須大肆慶祝,正是我家的傳統之一,象征著孩子已經長大成人。孩子也會收到父母贈送的金鑰匙作為步入成人的象征。我大姐那年21歲的生日,爸爸媽媽為她在大酒樓舉辦了生日宴會。家族中的老小都出席,大姐還邀請了幾乎所有的同學參與,那別提多風光了。爸媽還為她準備了一套純銀打造的手鏈為生日禮物。

   時隔三年,到了我21歲的生日。那時候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太好,我主動向爸媽提出免了生日宴會,無需大肆花費慶祝。當時爸媽就給我買了個生日蛋糕,生日當晚也沒有家人的陪伴,沒有鑰匙或項鏈,我一個人靜靜地吃著生日蛋糕。事後,再也沒有誰提起過這件事,像是細沙一樣隨風散去。

   如今,到了弟弟的21歲生日。媽媽特別提起了這話題,說必須給弟弟辦一場風光的生日宴會。小妹聽了,即刻到我身邊來,在我耳邊細語:“二姐,你怎麼沒有生日宴會?”我只是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其實,心裡早已不是滋味。或許,我真的不重要吧...

一家子惺惺作态实在是演戏的高手!婚前一家对我好得不得了,婚后生了闺女就不帮带,还整天诸多借口。老公也是同床异梦心里眼里只有他的妈妈,觉得我就是一个蛮不讲理的泼妇,逢年过节对我娘家没有任何礼品没有任何问候,亏我父母还总是问他们身体健康,真是不值!不想让我女儿没有爸爸,我只能将就,只要别做的太过分,日子还是可以过下去。每次有矛盾我都找不到人说,不想把负能量带给别人,不说又憋得难受,树洞谢谢你
我很想哭,学习状态差,成绩下滑又被差生抄试卷,抄了还好,错了题就全赖我,骂我怎么不去死想打他又不能,还被威胁说敢打他就告老师叫家长(我在别人眼中一般都是好好学生我也不想再被人指指点点),老师也不管 说给朋友想着能收到一点安慰,结果她并不在意,只发呆,或其他人说另一件事似乎只把这件事当个不好笑的笑话我感觉心都要碎了我的内心说我懦弱,不会反抗,还把朋友看得太重最终自己受的伤最重我想倾诉,找到了这个网站,难受的事和秘密便在这里倾诉吧,毕竟我的同学应该不会到还个网站希望能抱团取暖
谢谢你,无声的好心!
世界上最傻逼的莫过于那种脾气暴躁的人了吧,有事从不好好说,不把别人放在心里尊重,自以为是,拿自己的想法管束别人,不能反驳,想动手就动手,我遇到领导老师,外面的人都没你恶劣,你真的是教育我?你的口气就像土匪骂街一样你拿什么态度教育的?什么都约束我,呵呵,早晚会还的。
两月内共769 条记录 第一页 上5页   36   37   38  39

联系

QQ群:84514792;邮箱:m@6our.com
微信公众号:秘密寄存站

欢迎回来

创建账号

请珍惜自己的账号,一旦作恶,账号将被永久删除。

注册
请选择理由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