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乌龟,受到一点点伤害或者困难就想要退回自己的安全壳里,在安全壳里表面是安全的,其实心没有着落的,我只是换了个方式把自己封闭起来,一点用处的都没有,我是不是很没有用,心太脆弱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根本就活不下去
对不起,至今为止我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生活。很感谢爸爸妈妈和家人都对我这样好。我也用自己的方式去让自己开心一点去追寻自己的生活。显然我错了,无论我做出怎么样付出都得不到我想得到的。我天真的以为我真心的付出,别人也能感受到我的真心。我几年过得怎么样我自己知道,生活的不容易,家里的压力。每件事情都在折磨我。请让我懦弱一次用一种懦夫的方式消失在这个在世界里面化作尘埃。我累了,对不起我爱的人们。我觉得是时候和你们说再见了。对不起爸爸妈妈无法报答你们的大恩了。对不起君君阿姨敏敏阿姨我亏欠你们的太多。对不起我爱的外婆原谅我我无法再见你一次了。我爱你们,只是我已经没有勇气再生活再走下。我从来都不够爱自己,我知道不爱自己别人不会爱我。对不起外婆,我真的很自私对不起见不到你了。我好想你。我想好好睡一下,那种无忧无虑的。
我被猥亵了。没有一个人替我说话。我的父母,在知道之后竟然还能笑出来。因为他们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让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的班主任,在我提出给那个男生一点处罚时。她骂我非要毁了别人的一生不可。还说如果我一意孤行就不再管我了。呵呵,她不知道,这是我一生的阴影。她只知道草草处理一下给自己省事。我当做知己的朋友,在我跟她诉说时她的淡漠令我心寒。2个多月了。我甚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我错了。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替我着想。
朝六晚十二谁体验过
我前一个礼拜过得很难受。双向情感障碍——躁郁症。很小的一个契机,我听到家人的怀疑,然后联想到之前很多次很多次的相同的怀疑。这种怀疑并不能使我过得更加上进,只会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然后家长就获得一种“上帝般”的满足感——自以为是的“帮助”和自命不凡的“指导”。一个礼拜前,我很好,对自己充满信心。砰的一下,情绪炸裂开来,炸裂压抑的破坏欲。不管做什么都会联想到这种“怀疑”。需要集中精力的时候就用指甲顶住掌心。用这种轻微的自残来压制心底的烦躁。但一旦松开手,那种感觉又立马回来了。就这样的状态过了几天。最后一天的时候很难受,不只是怀疑的感觉。胃里恶心干呕,心脏难受,想哭都哭不出眼泪。那天晚上我睡不着觉,想事情。十二点过了,拿出手机在QQ空间记录心情,写着写着就哭了出来,哭了一个半小时,昏沉沉睡着了。睡之前忘了点保存,所以什么都没记下。第二天快要中午醒来以后,眼睛肿的睁不开,双眼皮都变短了。但醒来以后,我知道我又“正常”了。我不知道下一场风暴什么时候来,希望不要是关键时候吧。
一家人都是坏蛋,他妈的看我怎么治你们,别tmd没脸没皮的,我明天骂死你,混账王八蛋,你奶奶的B,狗日的玩意,不得好死,坏蛋,活该蹲监狱,我瞎了眼才嫁给你,真她妈的后悔,人家都高高兴兴的。还照着我,你奶奶的B,别想从我这几里拿一份很好,混账王八蛋,去死
死比老妈子,滚吧,成天的拿自己当回事,还觉得自己他妈的多了不起试滾她奶奶的B,活该当个寡妇,儿子蹲监狱,一辈子没人养老送终,活该,你他妈的B的出去打工打去,成天耀武扬威的,不得好死,没儿子送终,坐一辈子监狱,活该,
喜欢看丝袜高跟鞋,这是病吗?

昨天做了个很搞笑的梦,居然梦见他带着老婆孩子,来我的城市玩。我如一个朋友般和他们聊天,给他们介绍哪里好玩,哪里好吃……真是疯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梦见他们一家出游已经第二次了……而且还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人……不知道是怎么臆想出来的,梦中那么真实……所有的言语和笑容和聊天……还有场景……Mrbu,本来想调侃似的和你说下这个事儿,自己的梦,有好久没联系吧。其实数过七天以后,日子都过的挺快的。快的后来就是见见忘记。而有的人就是这样,如影随形,居然还能梦见,,梦见没见过的人……似乎忘记,似乎从来没有忘记。自己都恍惚的感觉。一直说想让自己忙一点。是的,就这会儿空下来的时间,离下班还有十分钟,我都还在犹豫,是否要和你说这个梦……哈哈,女人就是这么纠结。总是说,就当我们是朋友,这样可以聊的吧……


怪我庸人自扰活该又想起你模样。
两月内共752 条记录 第一页 上5页   36   37  38

联系

QQ群:84514792;邮箱:m@6our.com
微信公众号:秘密寄存站

欢迎回来

创建账号

请珍惜自己的账号,一旦作恶,账号将被永久删除。

注册
请选择理由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