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二十天做的微缩千纸鹤,足足折了一千多个,今天找到了一个蓬松的小枝杈,把那一千多个粘上去,就完成了!可是,这一切都不过我的梦罢了,为了折这一千多个千纸鹤,我手都被刀子割伤了好几处,可是,就在快成功的时候,这一切却都化为灰烬了,我最宝贵的东西被别人当成垃圾扔了,但垃圾早就运走了,我恨我自己,没有好好保护他们,我特别难受,因为一等奖马上就到手了,却飞了,T^T
我想我最近感受就是没天赋就不要学别人画画.JPG。而且秃头居然没过审。这不是很难受的一件事情吗!!!
现实中,已经结束了,在大家的认知中,也已经结束了。很大可能,对他来说,也已经结束了。剧终,落幕,我却还舍不得走,因为对我来说,这还没结束。只知道静静的独自一人,一直在那里掉泪,给谁看呢?不是想给谁看,只是悲伤真的很深。我不知道还要多久,我才能有离开原地的力气。也许是第一次吧,才会如此深刻,如此用力。

我知道爱不是说变就变,爱的积攒本来就是日积月累,爱的流逝也同样是日积月累的。现在我都明白了,只是我却还没接受这个事实。


当时我不懂你要的是什么,而你不要了我才懂得。


我一直在等,但也不知道会等到什么。

三伏天的酷暑已是熬人,隔壁的老王八不知是魔了还是中邪了,一天到晚时不时的无端骂人,肮脏又恶毒,指桑骂槐的,让人火急火燎的,让人抓狂的恨不得去打她的人,可恶啊,是个倚老卖老的老混蛋,挨不得呀,整天憋屈的要死。烦呀!心中郁闷的不吐不快。

   时隔8年,我们又相见了,我的老大姐也是我的老师,虽然只是在视频相见,可我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只为了当初的那份情谊。感谢微信的视频聊天,让我们的心又连在了一起。 

   我不敢问你的病情,(在我离开你以后听别人说起过你,只知道你的病情不容乐观,后来你出国治疗,再也没有你消息。)害怕触痛你。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看到今天的你乐观的坦然的给我讲述了你的病情。你是那么的从容,是的,你还是像当年那样,不失风采。  

   期待着我们相聚的那一天!

    

1795 
不管过不过审也好反正就想说说不想藏着好想杀了几个tsdyhw可我终究是个人不像它们不爽也只能心里想想
seeyou,这份小小的贪念。人要想过的快乐,必须简单并且执着,特别是在感情上不能为了贪恋一些小小的温暖,随意打扰别人的生活,为一些莫须有的感情心有牵挂真的很傻,谢谢你的不回应,这样我才能更好的控制自已的小情绪,认识你真好,你是记忆里温暖的彩虹,帮我打开了新的世界,我却没能帮到你,你做的已经很好了,thankyou!

无意的相遇

让我触碰到彩虹的颜色

打开另一扇大门

让我更爱自已

找到自已想要的生活

谢谢你

因为你走进这里

爱上这里

但却不能让自已走进你

克制自已的情绪

祝福你

让我们一起努力

无论何时

都希望听到你成功的消息

 

我想做个类似树洞网的网站
  有一种尴尬是,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串数字是两个人生日的组合。当时的我究竟在想什么啊?
生活越来越繁琐,每天在为着以后还不确定的事情努力着、有时候也是懒惰的。目标与计划已经规定好。只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家庭之中到底是我的悲哀还是我的幸运。悲哀的是所有的一切我都要靠自己的努力既不能拼爹也不能拼妈,所有的东西都不属于我。幸运的是在茫茫人海中我的家庭健全还算幸福。不过我好像怎么努力得到的全是嘲讽,也许是你们的重心没有在我的身上注定我是独自一人。所以我只有拼命的到达自己的目标以后我才有资格过得好一点儿。每次走路只有脚踏踏实实的踩在地上我的内心是踏实的辛酸的,世界之大以后我又该何去何从,那里又有我落脚歇息的地方。到底是放弃吧还是抓住一丝渺茫的希望一头热血的去奋斗,对也好错也好,终究还是人生。
越来越内心封闭,越来越无法和周围人交流。被父母说没教养。暑假从上海回了一趟南宁,发现自己格格不入。亲戚们说着土的掉渣的方言,我他妈一句也听不懂。老妈在家庭群里发了一唱歌演出的视频,我说了一句实话,难听。被亲戚围攻。老妈说看看别人是怎么评价你的。我为了避免成为众矢之的只能低头认错。好久没回去感觉七大姑八大姨像是陌生人。连同南宁这座城市。我已经不认识了。我早已习惯了在上海的生活方式,却因为户口的原因必须要迁到南宁来,这是什么破烂政策。不知不觉写作变成了唯一的消遣方式,因为文字起码还比人要干净可爱的多。不像人那么虚伪。我渴望坦诚的,敞开心扉的人际关系。可是现实是我戴上面具适应这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三年之后我终究要回去的,到那个时候我该怎么样去适应。
 大树洞。还有,我有一个文学的(文学的)(文学的(文学的))梦。这个梦很美,却有些难以实现。我喜欢文学和诗词,希望以后从事文字工作者方面的(方面的)(方面的(方面的))工作,编辑,散文家,或是诗人。我厌恶人际关系中的糟粕与黯淡,那些堆着笑脸的人能说出几句真话?还不如吟诗煮酒,淡出旁人议论的视线,从此只做自己。
  我是个很敏感多思的人,防心也重。内心的话从来不向不信任的人吐露。我很没有安全感,真的。我的父母常常用(常常用)(常常用(常常用))刺激的话打击我。因此在他们,和亲戚眼里,我冷漠,淡薄。这是因为不信任,或者说无法信任。可是在另一个人面前我完完全全的卸下了伪装。
  她是我的语文老师。
  在她面前我不再掩饰,我得到了真正的快乐。她很喜欢我。将我的文章推荐发表。我是个平凡的人,或者说从小到大都很失败。但我的语文成绩出奇的好,她的偏爱有加使我受宠若惊。我邀她到我家玩。这时的我再不是那个被亲戚和父母摇头嫌弃的我了。我变得开朗,健谈,乐观,而又充满自信。有的时候,却又调皮如同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悲观敏感而又自命不凡;乐观坚忍而又生龙活虎。我分不清,真正的我是前者还是后者,或许两个都是。她唤我小天使,我唤她大天使。大天使和小天使是永远的朋友。
  我的生命,有她,而变得何其幸运。
  我毕业了,她与我合影;我离班时,她送我书本。她学哲学,她渊博而谦和。当我成绩下降,遭遇低谷,其他老师嗤之以鼻,冷眼以对。只有她待我如初。我想,我以后一定要学上最爱的中文系,为了我的梦,还有她曾经的教诲,我不能够辜负,亦不能忘却。
  只是因为户口的原因,三年以后我不得不回原籍参加高考。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我要回去适应。我爸对我说考得好就考,考不好就不要折腾了直接找工作。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学上一个中文系给他瞧瞧。马丽华(马丽华)(马丽华(马丽华))说:“倘若你没有一败涂地的思想准备,倘若你可以爱但爱之不深,我要说,这片土地是不适合你的。可我那么热爱文学,我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包括会一败涂地的打算。
 大树洞,谢谢你听我说那么多,有些话闷在心里会难受的,写出来就舒服多了。
  
  

我已经忘了,真正的十六岁该是什么颜色。该是夏花的(夏花的)灿烂,该是冬雪的纯净,静时无虑似天边游云,动时轻快似林间白鹿;古人口中的“碧玉年华,”汇集了人生的所有美好。而我的十六岁,是十六年深深浅浅的伤痕,十六年来饱蘸的血泪,十六年的隐忍于心。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赐予,我自懂事起就再没有跟她撒过娇,我不断学习着让自己早熟和坚强,并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摆脱出生时就潜伏着的阴影。我恨她带给我残缺的躯体,恨她对待我的方式。她的脾气暴躁,固执。全无母亲的关怀,娴淑,和温柔。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引起她的苛责。而就在我写这段文字之前,我发了十六年以来最大的火。在别人眼里我清瘦而文弱,绝无打架的可能和欲望,可是就在刚刚她把我彻底激怒,若没有父亲的劝架我想我会不由分说上去给她一个响亮的耳光,告诉她兔子也会咬人。

她拉着父亲,眼睛血红,如同野兽,形象全无。咆哮道:“你打她啊!就是因为你的袒护她才那么嚣张!”父亲想要息事宁人,她却依旧喋喋不休。说什么“报应来了。”我这个人自尊心极强,受不了深入骨髓的打击。是她将残缺的躯体给了我,却还要苛责我什么事都办不了。那声“就是因为你的袒护她才那么嚣张!”更是逼得我血气上涌,我用十六年来最大的声音吼出一直隐藏在心底不曾说出的话:”你是个最失败的母亲,你是如何教育我的,我就如何待你!你知道么,你把我给毁了,你就是个废人!废人!!”最后一句几乎声嘶力竭,我好像把十六年的委屈和隐忍都发泄了出来。我不认识那个叫王跃华的形同虚设的女人,更受不了她的粗俗不堪。对不起,我姓项,不姓王。

风波看似平息之后我抽噎着出门吃早饭,泪珠洒在面条上,一滴,又一滴。这眼泪已经沉默了很久,但是今天我再也没有勇气忍着了,是个人都会脆弱的。伤口,在沉默中,发炎,化脓,阵痛。不要说时间的掩饰能让悲伤痊愈,这种骗人的鬼话只有傻子才信,但此时此刻,我多想让自己傻一点,那个女人一直以来都以为我只有傻子的水平,不会痛。可是她不知道,我不是傻,只是因为太聪明,太敏感,才会把漫漶的泪水藏在开朗的外表之下。十六年的逢场作戏太高超,我为自己锻造了一个微笑的面具,没有人能够看出破绽。是啊,这才是无师自通的本事。对不起,我不够专业,不够绝情,不够冷酷。褪去了那一层假皮囊,我不过还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在夜深时抱着枕头睡觉,偶尔面对信任的人时会露出可爱的一面,可是这一切,她都没有看到。她知晓我的疼痛吗?顶多“感同身受”罢了。她不是我,自然无从体会。

她从出生时就植下的我的残疾,就像亚当和夏娃偷食禁果之后收获的原罪,一辈子也无法还清。

你不要为她辩白,更不要说一些感恩戴德的话语。假如你没有经历过这些,你不会了解遍体鳞伤的滋味。

几个月。当其他孩子脱离了温暖的母腹,迎接人间的新生活时,我这艘抛锚的小船还在保温箱里待着。轮流接受白大褂们的检阅。

三四岁。别的孩子在草坪上自由的跑跑跳跳,自由嬉戏,我却在医院里做着针灸,头部被插满针管。那些所谓的康复把我的双腿死命岔开。而她冷眼旁观。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我疼极了,或许在那时,我们的母女关系就已经出现裂痕,而她发现了,却没有选择补救。或许在她心里,我的双腿完好大过天,甚至大过水乳交融的亲情。

五六岁。幼儿园有个问卷,上面有两栏分别是:“你最喜欢的人”和“你最讨厌的人”,我歪歪扭扭地用稚气的字迹写下:“爸爸”;“妈妈。”小小的我,已经懂得如何排斥。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拒绝和她的一切亲密的举动,因为她曾带给我的伤害让我无法释怀。

七八岁。一次因为康复没做好,她罚我在阳台跪着。那时嫂嫂和哥哥都在。嫂嫂的女儿问我怎么了,嫂嫂说:“不要管她。”又一次全家去郊游,嫂嫂的女儿甜甜地坐在她妈妈的膝盖上,依偎在妈妈怀里,而我自作主张地单独一个人坐在前面的座位,甩给那个女人一个冷漠的背影。

前段时间亲戚们的饭局,嫂嫂的女儿(和我同龄)因为被哥哥说了一句胖,竟哭了起来。我在内心轻哼了一声,心想这个乖乖女真是脆弱,连这点挫折也无法承受。还不及我一直以来压抑着的千分之一。可是我是那么羡慕她,她的生命,纯净而不掩饰,不似我这样沉重。有时我会想,如果我是她,或许会很快乐吧。

而这篇文字,或许是我一直以来情感的爆发,或许是压抑了太久需要释放,一直伪装着,太累了,又或许,这些心事,是我不能承受之重。

未来的理想,是好好拼搏,不要让我的十六岁是苍白的。我想摆脱那个女人给我的阴影、与生俱来的残缺、自卑。为自己而好好活着。或许将来,这世上会缺少一个背负着痛苦和泪水的孩子,会多一个热爱文学的(文学的)文字工作者。她的文字里(文字里),再没有痛苦,再没有绝望,再没有悲伤。

就这样吧,写出来,心里轻松多了。我流泪的十六岁,我流泪的十六年。

    

 越来越内心封闭,越来越无法和周围人交流。被父母说没教养。暑假从上海回了一趟南宁,发现自己格格不入。亲戚们说着土的掉渣的方言,我他妈一句也听不懂。老妈在家庭群里发了一唱歌演出的视频,我说了一句实话,难听。被亲戚围攻。老妈说看看别人是怎么评价你的。我为了避免成为众矢之的只能低头认错。好久没回去感觉七大姑八大姨像是陌生人。连同南宁这座城市。我已经不认识了。我早已习惯了在上海的生活方式,却因为户口的原因必须要迁到南宁来,这是什么破烂政策。不知不觉写作变成了唯一的消遣方式,因为文字起码还比人要干净可爱的多。不像人那么虚伪。我渴望坦诚的,敞开心扉的人际关系。可是现实是我戴上面具适应这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三年之后我终究要回去的,到那个时候我该怎么样去适应。
 大树洞。还有,我有一个文学的(文学的)(文学的(文学的))梦。这个梦很美,却有些难以实现。我喜欢文学和诗词,希望以后从事文字工作者方面的(方面的)(方面的(方面的))工作,编辑,散文家,或是诗人。我厌恶人际关系中的糟粕与黯淡,那些堆着笑脸的人能说出几句真话?还不如吟诗煮酒,淡出旁人议论的视线,从此只做自己。
  我是个很敏感多思的人,防心也重。内心的话从来不向不信任的人吐露。我很没有安全感,真的。我的父母常常用(常常用)(常常用(常常用))刺激的话打击我。因此在他们,和亲戚眼里,我冷漠,淡薄。这是因为不信任,或者说无法信任。可是在另一个人面前我完完全全的卸下了伪装。
  她是我的语文老师。
  在她面前我不再掩饰,我得到了真正的快乐。她很喜欢我。将我的文章推荐发表。我是个平凡的人,或者说从小到大都很失败。但我的语文成绩出奇的好,她的偏爱有加使我受宠若惊。我邀她到我家玩。这时的我再不是那个被亲戚和父母摇头嫌弃的我了。我变得开朗,健谈,乐观,而又充满自信。有的时候,却又调皮如同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悲观敏感而又自命不凡;乐观坚忍而又生龙活虎。我分不清,真正的我是前者还是后者,或许两个都是。她唤我小天使,我唤她大天使。大天使和小天使是永远的朋友。
  我的生命,有她,而变得何其幸运。
  我毕业了,她与我合影;我离班时,她送我书本。她学哲学,她渊博而谦和。当我成绩下降,遭遇低谷,其他老师嗤之以鼻,冷眼以对。只有她待我如初。我想,我以后一定要学上最爱的中文系,为了我的梦,还有她曾经的教诲,我不能够辜负,亦不能忘却。
  只是因为户口的原因,三年以后我不得不回原籍参加高考。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我要回去适应。我爸对我说考得好就考,考不好就不要折腾了直接找工作。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学上一个中文系给他瞧瞧。马丽华(马丽华)(马丽华(马丽华))说:“倘若你没有一败涂地的思想准备,倘若你可以爱但爱之不深,我要说,这片土地是不适合你的。可我那么热爱文学,我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包括会一败涂地的打算。
 大树洞,谢谢你听我说那么多,有些话闷在心里会难受的,写出来就舒服多了。
  
内心 封闭    文学       碎碎念 
简单、直接、目的性强并且努力。在一个大城市生存这是必备的技能。可我还是没有那么对自己狠心,所以总是无所事事计划只能完成一半。迷茫是属于二十四岁以前的年轻人,我感觉我需要结束迷茫期了。
心中有一个大空洞,越来越多,俯视深渊,却没有人来拉我一把。
最简单的就是最难的,重感情又能怎么样呢,爱情我爱不起放不下,或许性格成就了这样的我,我只能苟且的活,我总会去回忆你,虽然我们都曾做错过让彼此反感,但是和你在一起我总是那么开心,因为把你逗笑了,看着你笑我也开心,自然快乐,那种感觉消失了,再也没出现,我知道我们回不去从前,然而我也不想在一起了,因为我知道我们结不了婚,最后的结局我已然猜到,我一旦知道了这结局,也就停止了爱你的步伐,可为什么忘不掉,那就埋藏在我心里吧,起码也装不下其她人,我承认我堕落了,因为你,但我不会再和你多说了,不去打扰你,我这一辈子目前最爱你,从你之后我也真正的明白一些道理,去换一种模式,两种境界,纯洁天真的境界你是我最后的爱人,可惜你也不会知道了,我是个多么害怕孤单的人,凑到人多的地方,回到家放下背包就出去,因为我不知要做什么,或许之前我会看到你在家,说一声,媳妇,我回来了,我带饭回来了,吵架又怎样,一笑还不是分分钟就好了,或许那就是我的魔力,一切一切写到这我才明白为什么折磨我这么久的回忆,因为就算支离破碎之前回忆太美好,这就是真理,我可以抛去吵闹,我爱过你,不说了,又能怎样,现在我知道你我都不会了,互相抛弃么,百毒不侵么,我想是的,我的路还长,嗯,对,多给我几年的时间去习惯一个人吧,也把自己变得多为自己着想的人吧。虽然我知道很难没关系,说出来这么多心里好舒服,希望你保护好自己,每天都开开心心,别去相信任何人,珍重自己的身体,毕竟你是我曾经一手调教出来的女人,我爱的。

如果,人生能有如果该有多好,如果当时没有错误的开始,如果当时我有勇气拒绝。现在的婚姻就是一个房子,房子把我圈住,走不出去,对另一个人来说,是一个宾馆,有一张床,一个充电器足矣。

每天心中压抑着无尽的对这种生活,这个婚姻,那个人的愤恨。想哭却不出来,只有嗓子紧的发疼。看着窗外白色的墙i褐色的窗,就像看到了若干年之后一直持续的生活,瞬间吸走了对生活的全部希望。

成人的世界没有容易的,不过是在深渊中奋力的抓住一颗颗草而已。

我不想死啊。。。。我希望有人爱我。

绝望到发现自己渴求爱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不知道如何去爱别人,不知道如何跟人正常的相处。

我的家族是扭曲的,我的生长也是扭曲的。

我要被撕裂了,我要被我的思想撕裂了。

我不想死,可我好厌倦活着啊。

两月内共1388 条记录   1  2  3   4   5  下5页 最后一页

联系

QQ群:84514792;邮箱:m@6our.com

订阅

欢迎回来

创建账号

请珍惜自己的账号,一旦作恶,账号将被永久删除。

注册
请选择理由 提交